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八百四十一章 顛倒黑白

當虛空上那位瘦弱的老者出現時,這天地間無數人再度躬身行禮,神色敬畏。

“拜見玄鯤元老。”

玄鯤宗主擺了擺手,旋即那如深淵般的眼目便是投向了錫光,眉頭微皺了皺,道:“錫光,什么時候你也如此不懂得規矩了?”

錫光府主垂頭道:“宗主,我...”

玄鯤宗主道:“我天靈宗也是天淵域執掌者之一,身為執掌者的我們若是都視規矩于無物,還如何管制偌大的天淵域?”

周元低眉垂首,旁人看不見的眼中卻是有著光澤一閃,這玄鯤宗主真不是省油的燈啊,看似在斥責錫光府主,但那言語間,卻是不著痕跡的表明著他們天靈宗的地位,這也是在告訴郗菁師姐,這天淵域他們天靈宗也是執掌者,郗菁也不能私自懲處的意思嗎?

玄鯤宗主看向郗菁,微微一笑,道:“郗菁元老,錫光今日的確是莽撞了,給予教訓是應該的。”

郗菁淡淡的道:“玄鯤宗主,今日的事,恐怕不是一句莽撞就能夠糊弄過去的吧?堂堂源嬰境強者,當街暗殺一閣之主,此事可是罪大惡極呢。”

周元先前險些真的被錫光斬殺于此,眼下這玄鯤宗主一句輕飄飄的教訓,就能夠揭過的嗎?

玄鯤宗主的目光,看了一旁沒有說話的周元一眼,道:“先前我已知曉了事情緣由,此事的源頭,應是這位風閣閣主,殘害了錫光的弟子吧?”

“真要說起來,要論及規矩的話,殘害同僚,可是要廢除修為,逐出天淵洞天的。”

“所以錫光胡來,是該給予懲罰,但這位風閣閣主如此心狠手辣,卻是更不應該放過。”

周元見到這老家伙直接對著他抹黑,心中暗罵一聲,然而面上卻是恭敬的道:“稟玄鯤元老,此事并非我要殺方鰲,而是因為他趁我外出任務,設計襲殺于我,我最終為了自保,只能出此下策。”

玄鯤宗主不置可否的一笑,道:“但這只是你的一面之詞。”

周元平靜的道:“我所領取的任務,是前往雨州獵殺重傷的天湮獸,這在任務閣是有著報備的,那為何我前腳剛到雨州,方鰲也帶著人到了相同的地方?如果說這不是有意圖謀,怕是說不過去吧?”

玄鯤宗主呵呵笑道:“我之前也已派人查探過了,方鰲他們其實也是接了獵殺那天湮獸的任務,這在任務閣報備中同樣能夠查到。”

聽到此話,周元倒是有些驚訝,他可不相信方鰲他們接過這道任務,但以玄鯤宗主的身份以及天靈宗的勢力,要做一些更改顯然是沒有多少難度的,查也不查出什么問題。

不過這終歸只是懷疑,他也不能當眾質疑玄鯤宗主在暗中使詐。

“所以此事,或許很有可能并非是如你所說,說不定是你們因為天湮獸發生了爭執,最后你暴起出手呢?”玄鯤宗主慢慢的道。

顯然,他是打算將方鰲之死,徹底的按在周元的頭上,因為只有讓周元成為一切的罪魁禍首,那么錫光的含怒出手方才有了理由,那樣就算是有所懲罰,也是會頗為的輕微。

但反觀周元,卻會因為大罪,受到極重的懲處。

郗菁柳眉皺起,盯著玄鯤宗主,道:“玄鯤宗主所說,同樣只是一面之詞。”

玄鯤宗主有些沒想到郗菁會反駁,畢竟到了他們這種層次,博弈之中也有著取舍,就算此次舍棄了一個風閣閣主,但未必不會沒有其他的收獲,但郗菁此次似乎并沒有任何要退讓的跡象。

玄鯤宗主淡笑道:“倒也并非是一面之詞,此次方鰲他們并非是全軍覆沒,還有一個朱煉逃了回來。”

他袖袍一揮,空間扭曲間,一道人影便是直接閃現而出,正是朱煉。

“朱煉,將之前的事情說說吧。”玄鯤宗主淡淡的道。

朱煉連忙點頭,然后便是指著周元一通怒罵,話中的意思跟玄鯤所說如出一轍,說他們接了前往雨州獵殺天湮獸的任務,然后被周元一行人伏擊,導致方鰲等人被殺。

這顯然是要顛倒黑白了。

周元沉聲道:“此次跟隨我去的,還有著風閣其他人。”

玄鯤宗主道:“他們也算是嫌犯,說的話如何算數?”

郗菁搖搖頭,道:“如果是方鰲他們去襲殺周元的話,那么朱煉也當是嫌犯,他的話,同樣不足信。”

周元也是緊皺著眉頭,這玄鯤宗主的確是老奸巨猾,而且心思深沉,眼下這種情況,如果不是有郗菁在力挺的話,恐怕這黑鍋就真的直接壓得他無法反駁了。

“所以此事說起來可就有些麻煩了,畢竟死無對證。”玄鯤宗主笑道。

郗菁與周元都明白過來,這老家話故意將事情攪得一團亂,如此一來,誰也無法將錫光今日之事鬧得太大,想要嚴重懲處,也是不太可能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3d直选组选一注中奖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