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三百三十四章 下來

“這衛幽玄,不愧是陸宏長老門下最強的金帶弟子,沒想到不聲不響間,已是踏入了六重天...”

“這般實力,已經夠資格參與紫帶選拔,若是成功,便可脫下金帶,一躍成為真正的紫帶弟子。”

“厲害啊,難怪敢這么狂,原來有這般本事。”

“這下子,那沈太淵長老一脈算是徹底沒戲了,那童龍與潘嵩,乃是其門下金帶弟子第一,第二席,而眼下連他們兩人都輸了...”

“呵呵,急什么,他們不是還有一個未來可媲美楚青師兄的天才弟子么?說不定便是能夠靠他力挽狂瀾呢。”

“嗤...”

“.....”

四面八方不斷的有著竊竊私語聲響起,不過更多的都是在表達著對衛幽玄展露出來的這般實力的震動,畢竟太初境界六重天的實力,就算是放在整個蒼玄宗諸多弟子中,都算是真正的精銳了。

沈太淵所在的石亭周圍,一片安靜,他坐在石亭內,面無表情,但那放在桌面上的干枯手掌卻是忍不住的緊握起來。

在那一旁,周泰,張衍等一眾紫帶弟子,則是面色陰沉,死死的盯著那場中氣焰強烈的衛幽玄,恨不得直接出手將其收拾一通。

不過這是洞試,自有規矩,除了出陣者,他們誰都無法插手。

可今日,如果真的任由衛幽玄一人打穿了他們一脈的三位出陣者,那對于他們一脈的聲望,可謂是打擊不小。

他們都已是能夠想象,之后他們會遇見多少的嘲笑。

而與他們這邊的氣氛沉悶相比,那陸宏一脈處,則是歡呼不斷,其門下的弟子,更是不斷的將譏諷的目光投射而來。

陸宏坐在石亭中,笑容滿面的端著茶杯。

“衛幽玄師兄不愧是宏叔門下最強的金帶弟子,想來只要通過紫帶選拔,便能成為真正的紫帶弟子了。”在陸宏身后,陸玄音輕笑起來,俏美的臉頰上,滿是舒坦。

與此同時,她那戲謔與玩味的目光,投向了場中周元的身影,此時童龍與潘嵩已敗,想必此時的后者,已是徹底亂了神智吧?

雖說周元奪了那選山大典第一,但也就只能在那些外山弟子中逞能而已,可如今進入內山,他那點本事,哪有囂張的資格。

“待會等到衛幽玄師兄將你收拾,我看你還能有多少的顏面?”陸玄音滿心的暢快,那口憋在心中一個月的悶氣,似乎總算是能夠在此時吐出來了。

在她看來,童龍與潘嵩都已落敗,接下來周元,恐怕連面對衛幽玄的資格都沒。

而今日,她來此的目的,也就達到了。

“這一次,沈老頭又被坑了。”呂松望著眼前,也是嘆了一口氣。

顯然,這衛幽玄踏入六重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但陸宏故意沒有將他的真實實力暴露,那樣的話就能夠令他暫時不去紫帶選拔,而是繼續以金帶弟子的身份參加這種洞試。

如此一來,以六重天的實力對付一些五重天的金帶弟子,陸宏自然不可能會輸。

一旁的呂嫣也是蹙了蹙眉,連童龍與潘嵩都輸了,這場洞試的結局也已經很明朗了。

她瞟了一眼周元的身影,紅唇撇了撇,道:“也都怪這家伙,在源池中搞出那么大的動靜,如今一場洞試也引來這么多其他峰的弟子圍觀,待得今日洞試的

結果傳出去,沈長老一脈,當真是臉都丟光了。”

以往的洞試,也就他們圣源峰的弟子來湊熱鬧,結果如何,也傳不到其他峰去,可今日卻不一樣,來了這么多其他峰的弟子,消息想攔都攔不住。

呂松暗嘆一口氣,擺了擺手,有些無力的靠著椅背,結果已是注定,看來今日過后,這陸宏在圣源峰行事,怕又得囂張一分了。

在那無數道眼神各異的目光中,石臺上,衛幽玄也是笑瞇瞇的抬起頭,目光直接看向了周元所在的方向,溫和的道:“周元師弟,到你了呢。”

“要不你主動挑戰我吧,咱們就不浪費時間了,如何?”

按照洞試規矩,一人可主動挑戰兩場,即便這兩場全勝,第三場也要由對方來選擇對手,說起來,也算是為了防止這種被對方一人打穿三人的局面發生,徹底讓對方失去了顏面。

因此當衛幽玄連贏兩場后,這第三場,就得周元主動選對手了。

當衛幽玄的話落下時,周圍山崖上也是有著哄笑聲響起,特別是那些前來此處看周元熱鬧的弟子,更是聲音洪亮。

對于四周的哄笑聲,周元的臉龐上并沒有多少的怒意,他看向衛幽玄的那種驚訝也是逐漸的收斂,他抬起頭,望向山崖上,沈太淵那一脈所在的方向。

此時的那些門下弟子,都是神色頹然,氣氛沉悶,即便是石亭內的沈太淵,都是面無表情,顯然,童龍與潘嵩的失敗,對于這一脈上下的打擊都是不小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3d直选组选一注中奖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