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 :主頁 > 書庫 > 元尊 >

第九十五章 爭議

“叛逆!”

王宮之中,周擎面色鐵青,拳頭將桌面錘得咚咚作響,眼中滿是森森殺意,顯然,齊郡中傳出的消息也已到了他這里。

在大殿下,還有著諸多將領與大臣,此時他們也都是面色變幻莫測,齊王有反心這些年幾乎人盡皆知,但誰都沒想到,會在今日徹底的爆發。

“如今齊王反叛,你們覺得應當如何?”周擎目光掃視下來,凌厲的看向眾臣。

他知道,這些年皇室式微,這些大臣將領中,也不免有人被齊王府所侵蝕,立場有所搖擺,畢竟誰都知曉,齊王府的背后,是那個大武王朝在支持。

此次齊王府會決定自立,說不定是大武王朝給予了支持,如果到時候皇室真的被齊王掀翻,那么他們這些如今討伐齊王的人,怕也都是沒好下場。

于是,一時間,大殿內的氣氛竟是有些寂靜。

“王上,如今齊王氣勢兇猛,難以匹敵,不如就將那齊郡等地割讓出去,緩解其攻勢,盡量議和,免生爭端。”忽有一道聲音響起。

眾人望去,只見得那出聲者,竟是柳侯。

這柳侯就是柳溪之父,這些年和齊王府走得很近。

周擎聞言,則是面色極為的陰沉,他盯著柳侯,嘴角掀起一抹譏諷,道:“按照柳侯之意,我不僅不能討伐叛逆,反而還得割地求和?”

柳侯面白無須,他面對著周擎那吃人般的目光,神色卻是從容,道:“那王上可有把握,鏟除齊王?”

周擎五指緊握,嘎吱作響,齊王府如今已經坐大,再加上大武王朝的支持,此番叛亂,必然是有幾分準備,所以就算是他,也不敢肯定真的能夠鎮壓齊王。

周擎雙目微閉,他深吸了幾口氣,平復著心中的情緒,然后他雙目漸漸的睜開,眼中滿是森冷之色:“就算本王戰死,也不會再與人妥協。”

聽到周擎聲音中的冷冽殺意,在場的人心頭都是一凜,看來這一次,皇室與齊王府之間,勢必要生死一戰了。

“王上這是要陷我們大周于水火之中啊。”柳侯淡淡的道。

“如今咱們大周的力量如何,王上自己還不清楚嗎?憑大周的實力,頂多與齊王府不分上下,而那大將軍衛滄瀾,也是不聽王命,坐守滄瀾郡不出,想必此次也不會理會齊王府的叛亂。”

“所以,強行而為,反而是讓我大周生靈涂炭。”

柳侯的話,回蕩在大殿內,讓得諸多大臣將領都是面色晦暗,一些原本有所銳氣的將領,也是士氣低落下來,想來也是明白了如今大周的局勢。

周擎望著大殿內低迷的士氣,面色一片鐵青。

“柳侯的話,倒也是可笑,若是割地求和,日后齊淵必定步步緊逼,直到將我大周徹底吞并,在我看來,柳侯之言,才是取死之道!”

而就在大殿內寂靜時,忽有一道清澈的冷笑聲響起。

突如其來的聲音,讓得大殿內的諸多將領臣子一愣,轉過頭來,便是見到那大殿門口處,一道修長的少年身影走了進來。

“周元殿下?”

瞧得來人,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
柳侯看了周元一眼,冷笑道:“殿下年少輕狂,自然做什么都不想后果,以大周如今的力量,拿什么去和齊王府硬碰?”

“我看殿下你還是去后殿待著吧,這里是議事的場所,可不是胡鬧之地。”

周元神色淡淡,道:“柳侯,看來齊淵并沒有將所有信息都讓你知曉。”

柳侯眼神一凝,道: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周元眼神冷冽的盯著他,嘴角掀起一抹譏諷,道:“你就不想知道,為何那齊淵火急火燎的連齊王府都不敢待,就直接逃出了大周城嗎?”

柳侯嘲諷一笑,道:“哦?難道這還和殿下有關不成?”

他本是語帶譏諷,但哪料到周元竟是點了點頭,道:“看來你還有些腦子,那齊淵還真是怕我提前回來,不然他就連逃出大周城的機會都沒了。”

此言一出,大殿內諸多大臣將軍都是面面相覷,不過看模樣,顯然都并沒有將周元此話當真,你一個區區養氣境的小家伙,也能夠讓齊王害怕得不敢待在大周城?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。

“信口胡說。”柳侯冷笑道。

殿中,周擎也是皺了皺眉頭,周元的話,的確顯得有些驕狂,但他也是有些疑惑,畢竟周元以往的性子,不像是會空口大話的。

那為什么,周元竟會說出這種話來?

周元沒有理會那些目光,只是側過身來,視線看向大殿外。

察覺到他的舉動,大殿內連同周擎,都是將驚疑的目光,投向門外。

在那眾多目光的注視下,忽有沉重的甲胄聲響起,再然后,所有人都是見到,一道身披重甲的壯碩身影,踏著沉重的腳步,邁入大殿,最后在那大殿中央,單膝跪下。

【記住網址 www.shengwuxingchen.com 圣武星辰】 先看到這,按Ctrl + D加入收藏夾
3d直选组选一注中奖多钱